兩尺海水缸紀錄(2023~ )

海洋生物/水族用品/魚缸製作/設計施工
維護保養/天然海水/餌料生物/水產批發
由於拍照技術太爛因此一直都沒有留影紀錄的習慣,不過最近我在論壇上也講了不少話感覺連個缸子都沒有好像怪怪的,所以就想說趁這次開缸做個紀錄,也順便用來激勵一下自己避免太頹廢,如有傷眼請各位見諒。

2024/2/3
PH84_240204041818_d338c.jpg




60x40x40cm海灣缸

設備:
中科slim pro 8000 x2(平時兩顆皆跑Random並以編程功能設定每天以"左全開1hr>兩邊全開1hr>右全開1hr"的方式輪替一次)
14000k 400W HQI+世威白盔甲燈罩&可調式安定器(輸出調至50%75%)
AUTOAQUA 自動補水
阿提卡1/10 hp
JNS VS-1.5 冰旋風
中藍滴定三頭
RIO+ 1100 沉馬
Sicce Syncra 1.5水陸馬達(除油膜&推冷水機)

配置

PH84_240204022713_29f8b.jpg

PH84_230402062301_59a94.jpg

PH84_230402062302_3b0bf.jpg




水質測試:
NO3 KH Ca Mg : Salifert
PO4 : Hanna HI736
鹽度 : Milwaukee MA887

餵食及添加:
高夠力S
紫菜
AF Liquid Mysis
兩隻小魚 Acropower
島久碳酸氫鈉、無水氯化鈣、六水氯化鎂
磷酸氫二鉀、硝酸鉀

:
紅翅倒吊 Ctenochaetus tominiensis X1 入缸:2023/3/11

黃龍 Halichoeres chrysus x1 入缸:2023/3/21 死亡:2023/3/22

黃龍 Halichoeres chrysus x1 入缸:2023/4/8 死亡:2023/8/4

馬爾地夫紅聖誕龍 Halichoeres cosmetus x1 入缸:2023/9/1

軟體
馬蹄花 Duncanopsammia axifuga 入缸:2023/3/22

紅菇 Discosoma sp. 入缸:2023/3/22

Pavona sp. 入缸:2023/4/7

紅海珊 Acropora hyacinthus 入缸:2023/4/8

Acropora horrida 入缸:2023/4/8

澳洲神針 Acropora echinata 入缸:2023/5/11

雙色鳥巢 Seriatopora sp. 入缸:2023/5/11

Turbinaria sp. 入缸:2023/6/15

奧勒岡 Acropora tortuosa 入缸:2023/8/28

草莓蛋糕 Acropora microclados 入缸:2023/8/28

龜殼腦 Favites sp. 入缸:2023/8/28

藍珊瑚 Heliopora sp. 入缸:2023/9/9

其他無脊椎動物(因為移入移出比較頻繁就只更新現在缸內的):
蕩皮蔘 Holothuria leucospilota X1 入缸:2023/3/11

金環寶螺 Monetaria annulus x4 入缸:2023/6/28

假綿羊蝦 Saron marmoratus x2 入缸:2024/1/3

全景紀錄:

2023/2/18
PH84_230402062357_16894.jpg


2023/3/4
PH84_230402062356_5b2cd.jpg


2023/4/1
PH84_230402062355_4d0f4.jpg


2023/5/9
PH84_230512082742_6092a.jpg


2023/6/13
PH84_230613235432_75f33.jpg


2023/7/21
PH84_230806005044_abb37.jpg


2023/8/20
PH84_230820222022_b6411.jpg


2023/10/10
PH84_231011175806_54c4c.jpg


2023/12/10
PH84_231211010841_58b7e.jpg


2024/2/3
PH84_240204041818_d338c.jpg




設缸紀錄:

雖然飼養資歷不算長但跳海至今也開了及撤了不少缸子,不過遺憾的是一直都沒有機會長久的維持一個缸子。
設這缸時其實也猶豫了很久,畢竟也不確定會在目前的住處待多久,不過最後還是決定硬著頭皮開下去,希望撤缸時不會太後悔。

這缸完全沒有任何特殊的裝備,甚至除了自動補水及造浪以外全都是上市至少十年的產品,而且多數設備也都是倉庫裡的舊東西或二手貨。
當然啦,在一些老玩家眼裡可能會覺得沒什麼看頭,但我這次除了想盡可能廢物利用及省錢外,也希望能showcase一下其實海水缸真的沒那麼複雜(雖然如果要叫我再弄一次我大概會直接訂新缸就是了)。


2023/1/8
趕在過年前讓基本設備就位然後下鹽泡海水。
PH84_230402062503_c5283.jpg


缸子本身雖然只是個普通的兩尺海灣缸,但其實是裡頭資歷最老的東西。
從最早的慈鯛缸到我的第一個海水缸用的都這個缸子,應該也有十幾年了吧,每次看到上頭的立可帶水位標線都會有點感慨。
PH84_230402062539_e0bf0.jpg



2023/2/10
年後回來總算能放活石開始養水了。
原本其實是想到水族館當場挑但一直抽不出空,最後只好直接訂八公斤寄來,不過實際用的大概只有一半。
PH84_230402062617_0755e.jpg

PH84_230402062618_01ee6.jpg



2023/2/18
第一周總共做了三次50%換水來減輕活石汙染順便吸掉一點粉塵。
第三次換水時撲了一公分左右的ATI M號沙,並移除了幾顆石頭只留左右兩座小山各三顆。
撲沙的原因一來當然是美觀用,HQI的水波紋打在白沙上真的很正 ; 二來也可以讓粉塵能有地方藏,畢竟這缸除了蛋白機以外就沒有其他物理過濾了。
燈光則是第一周先不開,之後再從4hr/day開始每周增加一小時至目標的6~8hr/day。
PH84_230402062654_3df21.jpg

PH84_230402062655_3ad15.jpg

PH84_230402062656_115fd.jpg


另外也順便用瓦楞板和反射貼黏了個土炮遮光罩。
PH84_230402062739_63267.jpg

PH84_230402062740_e57a2.jpg



2023/3/4
長了一些褐藻但照片上不太明顯,測了NO3約為5ppm
PH84_230402062814_3c5ca.jpg

PH84_230402062815_9f43c.jpg



2023/3/10
NO3約為1ppm而PO4完全測不到,藻類也略微減少,判斷活石差不多cured了。

2023/3/11
放入紅翅倒吊及海蔘清藻。
 
最後編輯:
經驗上,
主幹生長停滯的部分,
有很大的機率,
之後也應該就此停止生長了,
如果底部穿裙的部分有繼續生長的話,
之後新枝應該會從底部穿裙的部分冒出來,
而後逐漸生長成為主要枝幹.

被藤壺寄生的SPS,
會導致SPS被寄生的部份停止生長,
但生長在SPS上的藤壺,
會導致SPS的杯口顏色改變
(杯口變得異常螢光,顏色變得更多樣),
但時間久了,
被藤壺寄生的部份也廢了
(因為導致停止生長的緣故)
感謝經驗分享,記得以前養在基座上的時候確實很容易在包到邊緣時出現生長點,這樣我之後要剪就比較放心了。

藤壺寄生的話我還真沒觀察過會有特殊顏色呢,也許是該部位組織在受到影響後產生的一系列基因表現。
我順手找了一些資料也發現Coral-associated barnacles的研究其實意外的多,甚至還有種類會直接吃珊瑚組織,有空再來仔細研究一下。

目前應該會再給他們有一兩個月看看情形,至於卡藤壺的神針若沒有任何新生長我大概會試著把頂端分枝多的一小撮沒藤壺的部分切下來上基座,剩下的可能就留在原處自生自滅了。
 
最近這缸幾乎都處於放養狀態不過狀況倒還不差。趁著國慶連假久違的幫缸子換個水順便紀錄一下這陣子遇到的事。


小白蟲
上次更新後幾天紅海珊就莫名有點縮毛了。
我原本倒也沒有太在意不過有一次沒事盯著看時卻發現上頭竟然有蟲。

抓了一隻到顯微鏡下,本來想順便抽個DNA看他到底是誰不過可能樣本太少所以失敗了。
PH84_231011180236_fee31.jpg


仔細想想我的黃龍掛掉前偶爾會在這顆身上啄個兩口,也許就是在吃這些蟲。
後來我也有先訂了倍脈心備用並先將假綿羊蝦移除,不過在我又進了隻紅聖誕龍後似乎也好一陣子沒看到蟲了(一樣沒事會啄個兩口),出毛也有恢復的趨勢,所以目前還沒下藥。


鼻涕藻
九月初時在底沙上發現了一些牽絲狀的菌藻。
原先以為可能只是紅泥所以先停加了胺基酸,不過一周後菌藻持續增加也比較能看出應該是我們的鼻涕藻老朋友。
PH84_231011164355_8f766.jpg

PH84_231011164355_12482.jpg

PH84_231011164356_bc290.jpg


順手也採了點樣丟到顯微鏡下看看。型態上來看應該是某種Ostreopsis ,有很明顯的水滴狀,後來我偷渡了一點樣本去DNA定序結果也是一致。
PH84_231011163355_771f0.jpg


Ostreopsis還有另一個特點就是這種像喝醉一樣的轉圈圈泳姿。

這張可以看到細胞上的鞭毛,也就是他們移動的工具。
PH84_231011163355_7398f.jpg


至於發生原因有可能是胺基酸之類的溶解有機物太多或長期測不到的NP。
不過有趣的是這次的狀況並不像以往遇到的一樣會直接鋪天蓋地,而是僅長在底沙及蛋白消泡器上,所以其實也沒有那麼緊急。

一開始我先放了一小包活性碳及減少一小時的光照(7 -> 6),並且增加NP的添加量。
不過這些操作似乎並沒有明顯效果,缸壁上的藻類生長速度其實也算正常,所以可能不是太貧瘠的問題。
後來我就直接上了台9W的小殺菌燈用200L/hr的流速跑。Ostreopsis這個屬有個特性是當光弱到一定程度時他們會散入水中游泳,所以可以觀察到關燈後鼻涕藻會大幅減少,也因此可以靠UV來處理。
裝了UV後大概兩天內就找不到鼻涕藻了,不過後來我還是跑了兩周才下線。


缸況更新
2023/10/6水質測試:
NO3: 測不到
PO4: 測不到
KH: 6.7dKH
Ca: 420ppm
Mg: 1350ppm

PH84_231011171517_14787.jpg

PH84_231011171551_d14af.jpg

和小張買的馬爾地夫紅聖誕龍(Halichoeres cosmetus),很久沒遇到這麼不怕鏡頭的魚了。
原本我是想找另一種體型比較小的Halichoeres claudia,不過好像幾乎沒看過有人進。

PH84_231011172123_bf329.jpg

PH84_231011172122_bf573.jpg

從實驗室切的藍珊瑚,底部有開始包一點了。
這東西基本上不會看到有人賣,因為他活著的時候就是咖啡色的,而所謂的“藍”其實是指他富含銅的藍色骨骼。
這個屬的化石紀錄可以追溯至白堊紀,也就是說他們也算得上是活化石了。

PH84_231011172122_29938.jpg

入缸後唯一有開花的一次(隔天就又不開了)。
藍珊瑚也挺有個性的,什麼時候想開完全看心情,這點就很像其他八放珊瑚。

PH84_231011173159_13fc1.jpg

PH84_231011173447_25f26.jpg

斷枝架上的咖啡蛋糕、奧勒岡、還有切下來的horrida分枝,這幾根之後可能會移去實驗室那缸。

PH84_231011173541_decb0.jpg

毛茸茸的奧勒岡

PH84_231011173628_5535d.jpg

咖啡蛋糕:em01:

PH84_231011173806_334fc.jpg

龜殼腦

PH84_231011173918_962e7.jpg

這菇我應該會挖幾顆帶回去台中的缸。

PH84_231011174110_e40a7.jpg

PH84_231011174111_9da52.jpg

馬蹄花及上空照騙。
這顆前陣子有類似疾病的症狀出現,數個頭都有潰爛的跡象。本來已經準備了抗生素要處理,結果我還啥都沒幹他就自己好了。
PH84_231011174404_4c394.jpg

PH84_231011174404_7e6b5.jpg

當初的症狀

PH84_231011174604_4b62e.jpg

PH84_231011174605_76dff.jpg

餵食後打開的Turbinaria

PH84_231011174704_570f0.jpg

鳥巢上空照騙,正面根本黑到爆炸:em01:

PH84_231011174848_e0df5.jpg

PH84_231011174848_1250b.jpg

Pavona開始包到石頭

PH84_231011174953_b3432.jpg

PH84_231011174954_346d5.jpg

神針在身上的藤壺陸續掛掉後開始看得出生長了(不過藍色有點退)

PH84_231011175158_da945.jpg

PH84_231011175159_57706.jpg

PH84_231011175159_5f84d.jpg

分切後的horrida成功冒出生長點

PH84_231011175333_dbca9.jpg

PH84_231011175333_b7e51.jpg

紅海珊持續包底(好像應該叫綠海珊了……),下一個要切的大概就是他

PH84_231011175737_612b1.jpg

側面照

PH84_231011175805_5c0be.jpg

PH84_231011175805_a83f3.jpg

PH84_231011175806_54c4c.jpg

全景,這次把TG6手動白平衡調到7800K看起來比較沒那麼假
 
年底來個無聊的小更新。
這兩個月算是挺平穩的,既沒進什麼新東西也沒啥事情發生,不過前幾天借了PAR meter(Apogee MQ-510)測測看光照強度才發現根本爆炸弱的XD,可能我有點用回憶濾鏡把HQI美化了吧。

水面正下方也就是整缸最強光處也才不過200初頭,而多數珊瑚所在的位置則多半在120~150之間,甚至最弱處還只有40
看來是找到這缸顏色和生長都鳥到爆的藉口了:ROFLMAO:,可能之後再慢慢把安定器輸出上調吧。

不過其實純論健康度的話這缸的珊瑚都還算不錯(至少都肥肥毛毛有在長),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有損失過任何一株。
所以如果對手邊的燈具沒什麼概念的話從弱光開始確實會是個不錯的作法,尤其現在的LED基本上都有點overkill。


PH84_231211015433_5e340.jpg

PH84_231211015202_77f25.jpg

PH84_231211015202_bcb0d.jpg

這傢伙莫名又有點紅回來了,不過不知道為啥照片拍起來還是很綠

PH84_231211015520_c2cf5.jpg

PH84_231211015701_f1a91.jpg

自閉了一個月的藍珊瑚又開了(他其實是促使我這次想更新的主因),這次有把時間紀錄下來看之後有沒有機會看出什麼規律(雖然我覺得可能就真的只是看心情)

PH84_231211020044_4cea7.jpg

PH84_231211020045_89d20.jpg

三個臭皮匠

PH84_231211020046_9dcd4.jpg

肥美的提拉米蘇,一定是因為光太弱:em01:

PH84_231211020301_6d798.jpg

這顆龜殼腦的位置PAR才40 µmols而已,但可以看到他其實也長了不少,粉嫩的顏色也有維持住

PH84_231211021542_fd3cc.jpg

寄居蟹的小窩

PH84_231211021542_dbd43.jpg

放寄居蟹其實本來是想處理這種粗短的毛藻,不過他們在把周遭的石蓴吃了後就沒啥興趣了,之後可能就直接用Aiptasia-X處理吧

PH84_231211020802_2f141.jpg

通常拍照前我是都會把沙鋪平,不過這次就有點懶了:em06:
這缸還有個小問題就是鈣藻真的長的有夠快,可以看到左下角缸底也才露出來沒多久馬上就有紫色點點了

PH84_231211021207_fd9fa.jpg

PH84_231211021206_9c5c9.jpg

PH84_231211021207_8c9ca.jpg

話說那些紅菇好像真的該整治一下了,之後可能會趁元旦好好幫整缸做個大掃除順便把他們挖一挖
 
最後編輯:
這缸從放活石以來也快一年了,上個月也幫缸子做了個年度整理順便上來紀錄一下。

整理紀錄
(1) 冷水機
我個人的習慣通常是每年會清理一次冷水機。
我會先將機體內的海水倒光後用淡水反向沖洗個三次然後再泡檸檬酸。
裝回去前一樣會再以清水跑個三次,並且整台拆開用壓縮空氣稍微把內部的灰塵噴一下。

PH84_240204015621_743cb.jpg

跑檸檬酸中的冷水機,油墨處理器及推冷水機的馬達也順便一起在桶裡泡

(2) 燈具
HQI燈管我這次是使用了十個月才更換不過之後因為我把輸出上調了所以應該會縮到八個月。
除了換燈管外(現在大概也沒人在幹這事了)我也都會習慣以純水將燈具上的灰塵及鹽漬擦拭乾淨。
這點似乎就很容易被人忽略了,不過即使是LED燈具我也會建議定期擦拭或以壓縮空氣清潔風扇及散熱片。良好的維護除了可以延長使用壽命外也能確保燈具有發揮出應有的效能(畢竟都花了這麼多錢了嘛)。

PH84_240204021844_3ece5.jpg

以RO水(避免水漬)和紙巾擦拭燈具的反射板及擋水玻璃

(3) 馬達更換
這次也順便把開缸時隨便買的RIO沉馬換成了希捷的水陸馬達並改為外置。
配管上我也在馬達的入水和出水都接上了雙向快接,因此除了主缸清爽很多外平時維護馬達也變得容易很多了。

PH84_240204022714_42f90.jpg

原本舊的沉馬才半年看起來已經像個海底遺跡了

PH84_240204022713_29f8b.jpg

新的外置馬達配置

(4) 其他維護
另外還有一些平時的其他維護我也順便做個整理:
每週 清洗蛋白收集杯兩次(忙的話可能只會清一次),並且每週清潔一次消音器及以熱水通入進氣管避免堵塞
每三個月 造浪泡檸檬酸後刷洗、將蛋白整台拆開簡單清潔、校正滴定
每半年 將主馬(在這缸的話就是推冷水機的馬達)及蛋白泡檸檬酸清洗
每年 清潔冷水機及燈具


缸況更新
上次發現整缸的PAR都偏低後我便花了一個禮拜慢慢將HQI安定器輸出從50%調到75%(每天增加一小時的75%輸出)。
PAR值在上調輸出後從原本的平均120~150拉到250左右,不過順便測了100%輸出的數值後發現其實平均也就近400而以,所以之後可能會繼續上調。
不過也許因為安定器也有點年紀了,有時候燈光的色溫會在我面前跑掉一陣子又恢復(會變得很像10000K),可能得先找個備用安定器或考慮換LED了。

另外上次提到的暴走紅菇我也在整理時順便挖掉大半移到實驗室和老家的缸子,不過這東西我真心覺得比垃圾海葵還粗勇。
有一些比較迷你的我本來是想用Aiptasia-X或KOH處理掉,但我發現如果只是單純噴在身上的話基本上完全殺不掉(不是從殘肉復活那種而是幾天後直接像沒事一樣),必須得用針筒直接插入體內注射才行。
不過在處理紅菇過後紅海珊和horrida突然有一點STN的狀況也不曉得有沒有關聯,雖然很快就止住包回去了不過保險期間我還是密集換了幾次水。

PH84_240204031233_59f4c.jpg

開缸元老馬蹄花。這傢伙在入缸以來也長了不少,不過我倒是沒有直接餵過他,頂多就是撿一點魚吃剩的糠蝦。

PH84_240204031759_bf477.jpg

Turbinaria(有些人也是叫馬蹄花)不曉得為啥前陣子開始出現這種迷彩狀的黃色色塊,原本想說搞不好有機會整顆養成黃的。

PH84_240204031612_ae25f.jpg

不過在調強光源及把他的位置稍微上移後那些黃色就在幾天內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開始慢慢往紫色的方向發展,可以看到在邊緣生長處最明顯。

PH84_240204034058_7a7b8.jpg

PH84_240204033852_ba119.jpg

紅海珊還是繼續包底。加強燈光後他又變得有點粉嫩了。

PH84_240204034453_40796.jpg

一樣沒什麼長進的傢伙

PH84_240204034647_e8b89.jpg

PH84_240204034647_9e809.jpg

PH84_240204034646_fd3bf.jpg

大便色神針

PH84_240204034829_0a516.jpg

整理時我也把鳥巢給拆了,本體的部分我移去了實驗室。
剩下的一點小分枝則是黏在倒置的基座上擺到沙面,目前在加強光照後也有慢慢紅回去了

PH84_240204034829_efea7.jpg

自嗨近照

PH84_240204035430_96b66.jpg

草莓蛋糕

PH84_240204035431_4ef25.jpg

奧勒岡的本體我也是移到實驗室,留下一根斷枝慢慢長。旁邊則是鳥巢沒挖乾淨重新長回來的部分。

PH84_240204035734_92b12.jpg

這傢伙前陣子莫名的白化然後又莫名的恢復,也許因為是寒流的低溫?(我加溫棒設在24度)

PH84_240204035735_5a514.jpg

近照可以看到他被稱作雀屏珊瑚的理由(如孔雀羽毛般分布的corallite)。
有時候會很容易被和他的親戚柔紋(Leptoseris)搞混,不過後者corallite之間的紋路(costae)會如流水一樣比較不規則。

PH84_240204041554_46049.jpg

PH84_240204041554_c55d7.jpg

藍珊瑚包的真的蠻快的,不過也是不曉得到底啥時會長分枝。

PH84_240204041555_cdbdd.jpg

在弱光處長的很開心的龜殼腦

PH84_240204044545_f3ea6.jpg

沙子還是免不了長鈣藻,之後有空可能再分批換掉一些吧。

PH84_240204041817_91379.jpg

PH84_240204041818_1a62a.jpg

PH84_240204041818_bd7f4.jpg

PH84_240204041818_d338c.jpg

馬達拿掉後清爽多了

老實講這缸看起來還真不像是養快一年的缸,因為東西根本沒啥長:em01:,唯一能吹噓一下的大概就只有目前還沒有損失過任何珊瑚吧。
之後可能也會把滴定升級一下將NP也一起自動添加,不然營養鹽平常幾乎都是見底狀況只能靠我每週手動補。
希望過年期間我不在時別出什麼亂子,不然開工前收屍想想就覺得嘔。
 
返回
上方 下方